智庫中國 > 

【順豐集運查詢】盧鋒:經濟走勢的“沒想到”與追趕提速

來源:北大國發院網 | 作者:盧鋒 | 時間:2021-01-15 | 責編:申罡

文 | 盧鋒 北大國發院金光講席教授


歲末年終,我想梳理中國經濟2020年幾個方面的“沒想到”,在此基礎上概括經濟增長減速和相對美國經濟的追趕提速,再對中國未來長期的追趕做一個簡單的暢想,最後説明要實現這樣的追趕前景需要哪些政策抉擇。

疫情下中國經濟走勢的“沒想到”

2019年年底,全球經濟總體來講有一些週期性的特徵,但是沒有人覺得會有非常大的短期急劇變化。我們都記得,2019年底,國內正在討論的是經濟增長應該加大刺激“保六”,還是應該在力推結構性調整同時“守五”。那時誰也想不到百年不遇疫情即將會向我們襲來,並對世界經濟運行造成二戰後最大負面衝擊。

疫情的發生給我們研究宏觀經濟一個極其罕見的機會去理解一種全新的增長態勢:即疫情規律影響經濟規律,發病率曲線決定經濟運行曲線,疫情經濟學支配宏觀經濟學。

盤點我國在疫情以來的經濟走勢,與國際做比較,我們能發現有很多的“沒想到”:

沒想到之一:疫情控制效果   

無論從時間序列還是從截面數據,都看得非常清楚,我國疫情防控效果遠好於預期,領先於美國等主要經濟體。這是我國經濟相對錶現較好的基本決定因素。   

沒想到之二:供給較早復甦

我國的供給生產能力恢復全球領先,這與我國疫情控制較好有關。流行病曲線領先了經濟曲線。無論是從製造業PMI還是工業生產增速來看,中國都是止跌回升最早,恢復增速趨勢水平最早的國家。

沒想到之三:對外貿易增長

第三個沒想到,也是最突出的一點,是我國的貿易表現。2020年3月中下旬疫情全球大流行加劇,我在一季度末的分析是,下一步全球疫情惡化,需求萎縮,我國出口會面臨更大的困難。這個分析的邏輯應該沒有太大問題,但沒想到下半年外貿特別是出口強勁反彈。我國出口增速在11月達到14.1%,這是非常熱的經濟環境下的速度。

這一點“沒想到”雖然是意料之外,但細想也是情理之中。其中的邏輯很簡單,第一,我國防疫收效早,經濟供給能力率先復甦;第二,國外疫情持續肆虐,但由於國外的收入分配轉移再支付的力度比較大,再加上相對寬鬆的防疫策略,所以國外的消費指標相對好一點,需求降幅小於供給減少。因此國外仍然大量需要進口,正好中國恢復得比較快,所以就打了一個配合;第三,中國經濟復甦比較好,所以進口需求特別是投資恢復也比較好,進出口增長都比較快。這是事先沒想到的一個格局。   

沒想到之四:FDI持續增長

第四個沒想到是FDI(外商直接投資)的流入很快地恢復到趨勢水平。2020年1-10月,全國實際使用外資8006.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4%。

沒想到之五:證券投資過山車

隨着疫情較早得到控制,二季度證券投資快速回升。人民幣資產的吸引力和趨勢變化在短期進一步顯示出來。   

沒想到之六:匯率顯著升值

2020年從5月到12月初,人民幣有9個百分點的名義升值。雖然處於美元指數走低的大背景下,但是這仍然反映了國際收支變化帶來人民幣匯率的變化。我認為,匯率的變化雖可以説是短期變化,但是進一步分析,人民幣實際匯率的趨勢性升值會隨着中國經濟的持續追趕表現出來,會有一些階段性的波動疊加其上。這一點值得從不同角度去仔細關注和研究。

沒想到之七:增長貢獻凸顯   

中國對全球經濟的增量貢獻趨勢性提高。在危機衝擊導致全球性衰退的背景下,中國是全球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   

沒想到之八:經濟追趕提速

第八個“沒想到”是上述所有變化最終凝聚成的一個整體圖像:中國經濟增長減速,但中國相對美國等發達經濟體的追趕卻大大提速。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我國今年增速是1.9%,或達到2.3%、2.5%。這是過去40年來,甚至是從1958年以來的最低增速。從這個意義上看,我國現在的增速遠遠偏離了潛在增速。但是由於美國等主要經濟體的表現更糟,實際上我國的追趕反而提速。   

我對追趕的概念定義了一個指標:用市場匯率折算美元衡量我國GDP總量佔美國比例的變化。根據IMF對今年中美兩國經濟總量的估計,2019年我國匯率折算美元GDP約相當美國的67%,該指標2020年底會達到71.4%,所以2020年中國對美國的追趕速度為4.4%左右。這是在過去將近七八年中最高的追趕速度,是2013至2019年該指標均值的2.2倍。

經濟追趕前景推測

如果2021年疫情會得到更好的控制,各國的經濟增長都將不同程度復甦,所以2020年的衰退式追趕局面不會在2021年再現。但是我個人看來,根據對中美以及全球經濟中長期增長及驅動因素分析,中國經濟相對較快的追趕趨勢會在未來一段時期內延續。

按照IMF的預測,中國在未來五年內對美國的追趕速度大概為年均3.6%。按照這個速度,到2025年中國的美元GDP規模將達到23.03萬億美元,是美國當年GDP的89.32%。人均美元GDP佔比將從2019年的16%增到2025年的21%。

2020年十九屆五中全會對未來15年的遠景做了展望,到2035年我國經濟有條件實現翻番目標,這意味着未來15年大概需要保持年均4.7%的經濟增速。再假設人民幣匯率升值年均兩個百分點,而美國的經濟維持3.5%的名義GDP增速,這樣我國在2035年經濟總量應該能達到美國的1.5至2倍,人均GDP達到美國的30%左右。考慮此後十五年經濟追趕速度會進一步回落直至追趕趨勢大體結束,到2050年,中國經濟規模總量可能是美國的1.5至1.7倍,人均GDP是美國的40%到50%。中國的綜合實力會空前提升,人均富裕程度會大幅提升,但是人均GDP與最發達國家相比仍會有較大差距。   

影響追趕速度和格局的關鍵變量

這個極簡的推測需要很多條件,可能有偏差。比如,美國能否保持3.5%的年均名義增長?另外,經濟的長期增長不會是一個線性的推展延伸,會疊加週期的波動和短期的起落。更為重要的是,這個“極簡推測”既可能高估也可能低估中國經濟追趕到2035年或者2050年所能達到的歷史高度。

從目前的情況看,上述預測會最終被證明是低估還是高估未來我國經濟發展與追趕,至少跟以下幾方面政策抉擇有關:

第一,能否通過艱苦的深化改革,在涉及潛在增長能力釋放的關鍵領域推動改革突破,從而成功創建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到的高水平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第二,能否保護微觀的創新動力,培育市場創新活力。比如,數字經濟的發展提供了空前的經濟增長機遇,但是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問題。這些問題應該非常理性地,結合經濟學的理論,借鑑國際經驗以及我國自己的發展經驗來做全面的思考,做出理性決策。體制政策需要及時對經濟結構演進派生的風險加以必要監管,同時要對企業家的創新活力起到持久保護和激勵作用。

第三,能否做到競合併舉與改革開放互動,應對外部環境變化。我們剛剛簽署的RCEP協議,中國和歐洲即將達成的投資協定等等,都反映了決策層在積極實施具有遠見的體制佈局,使得開放和改革形成互動。

我的結論就是,高水平的市場經濟體制、持久鼓勵創新的制度與社會條件、妥善管控引導外部環境的變化,這些綜合起來將塑造中國經濟未來的增長軌跡,並決定着中國經濟現代化未來所能達到的歷史高度。   


發表評論